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

全国水产市场日售逾吨死蟹流向街市食档

2018-11-01 01:40:47

全国水产市场日售逾吨死蟹流向街市食档(图)

核心提示:9月以来,不少无良奸商瞄准大闸蟹当令的“商机”,狂发黑心财。他们专门买卖死了的大闸蟹,然后将蟹烹成“美味佳肴”供人食用。全国水产市场广州黄沙水产品交易市场成了奸商们的交易“根据地”,每天死大闸蟹的成交量都在1000公斤以上。

无良商人专门低价收购死蟹卖向食档街市,市民误吃会损坏肾脏

美味大闸蟹随时变成“健康杀手”!9月以来,不少无良奸商瞄准大闸蟹当令的“商机”,狂发黑心财!他们专门买卖死了的大闸蟹,然后将蟹烹成“美味佳肴”,上桌供人食用。发现,全国水产市场——广州黄沙水产品交易市场成了奸商们的交易“根据地”,每天死大闸蟹的成交量都在1000公斤以上。

医生介绍,大闸蟹死后几分钟就会分解出氨气,人食用后轻则呕吐、腹痛、腹泻,重则危害肾脏。

百多蟹档日日卖死蟹

“大闸蟹容易死,怎么装运呵护都会死,还真没办法。”15日中午,黄沙市场大闸蟹一条街里,一位伙计边干活边感叹说。

大闸蟹本是一种对环境要求颇高的动物,再千里迢迢运往广州,一路装压闷闭,死亡率相当高。一个老板介绍:“我们一天进的货近万块,死的就近一千,有一次进了四千,就死了一千。”每天上午是大闸蟹批发的繁忙时间,到了中午,伙计们就会搬张小凳子坐下来,将储藏室里的大闸蟹一袋袋提出来检查,挑拣出质量不好和快要死掉、已经死掉的大闸蟹。大部分依然鲜活的大闸蟹将被重新包装起来,其余的则被分为快死和已经死掉的两部分。死掉的蟹通常被放进小竹筐,放在档口前面等收蟹人来拿,或者用丝袋装好放进冰库,防止太快烂掉。在广州规模的水产品市场黄沙市场里,现在随处都可见扎堆的死蟹。

一路询问和观察,得知每个大闸蟹档口每天的死蟹量在10公斤左右,黄沙市场目前的大闸蟹档口有100多家,以每只蟹重约150克来推算,该市场每天的死蟹量可超过1000公斤。

收死蟹人日赚500元

有死蟹自然就有收蟹人,他们一般在中午过后出现,专门低价收购坏蟹、死蟹。据观察,每天约有20多名这样的收蟹人穿梭于黄沙市场的各个蟹档中,每人收购死蟹量至有几十公斤。

死蟹的行情是4元/公斤,相当于的湖北蟹价格的1/10、名贵的阳澄湖大闸蟹的1/100。死亡时间过长的大闸蟹,更可以2元/公斤的价格收购。被档主扔在过道上的死蟹,收蟹人也不会放过,通常也都悉数捡走。

结识了一名姓唐的收蟹人,每天中午1时左右,他都会准时在黄沙市场出现,穿着及膝短裤和拖鞋,破旧的单车后座上必定捆着两个白色泡沫箱,一看就知道是来收蟹的。

跟随唐在各个档口收蟹。唐收购死蟹的价格是2元/斤,没死亡但质量较差的蟹则是16元/公斤。他告诉,他每天至少能卖掉二三十公斤这样的蟹,每斤净赚20元,日赚500元以上不在话下。

死蟹流向街市食档

跟踪暗访发现,死蟹被运出批发市场后的个去处是社区的街市,其中也有收蟹人会把这些死蟹批售给大排挡。

唐姓小贩的“窝”在荔湾区华林街保华正中约的街市,他在那里摆了一个海鲜地摊,每天把收购来的坏蟹、死蟹卖给街坊,每公斤卖32元-54元。

另一个收死蟹人老郑则明确地告诉,他通常将死蟹贩卖给客村附近的大排档,每天销售量都在50公斤左右,而这些大排挡会把死蟹做成菜肴提供给食客。

死蟹升价四倍流进食肆

也有部分流向社区街市、路边地摊。死品回收机制亟待建立

在黄沙水产品批发市场,鲜活大闸蟹被高价批发到酒楼、超市,剩下的坏死大闸蟹则被小贩以每市斤两元的低价收购走,接着分别流入食肆、街市或地摊。食肆当然是死蟹的“归宿”,因为在这里,它的身价重新暴涨至四五倍以上,小贩、食肆也靠死蟹赚到数倍利润。

死蟹收购生意红火

10月14日早上9时许,黄沙市场大闸蟹一条街人来人往,热闹得很。在市场六街,一家名为“黄骨妹大闸蟹”的档口里,伙计已经将死蟹挑出来装了两大筐。“老板,这些死蟹还有用吗?”询问着。“当然有用啦,大把人要。还没死的,八块钱一斤,这些死了的就两元。”

中午1时许,收蟹人老郑出现了。他约45岁,矮矮的个子,穿着拖鞋,手提着一个白色透明的尼龙袋。老郑自称是潮汕人,在这边收购死水产已经有好几年了。目前每天收购的死蟹量在50公斤以上。

老郑一出现,蟹档老板们就纷纷将死蟹搬了出来,老郑熟练地将那些死去多时的蟹拣出扔掉。他说:“我收购的全是新鲜的死蟹。”

死蟹的生意也红火得很。下午3时许,假装小贩到五街收死蟹。一位蟹老板有点不屑地说:“现在才来?太迟了,早就没了。”

死蟹送到客村某饭店

随后,来到广州大道南的某猪脚饭店,据说这里是老郑经常送货的地方。

下午4时,一开摩托车的男子在饭店门口停下,将车后座上绑着的两个白色泡沫箱解开。凑过去一看,里面有两兜死大闸蟹,约有20多斤。店里的工人将大闸蟹倒在一个铺着一层冰块的蓝色塑料筐里,上边再放上一些冰块,然后摆在饭店大堂的菜架上,发现其中一只大闸蟹还戴着阳澄湖原产地的蟹扣。

傍晚6时,一行再来到该猪脚饭店,发现这里的生意还挺红火的。在大堂菜架上,那筐死蟹还在,就是量少了点。伙计热情介绍:“大闸蟹都是冰鲜的,4块钱一只,有的店卖得更贵!”按此计算,一公斤要约40元,而饭店是从老郑处以10元/公斤购入的死蟹,每公斤可净赚30元。

10分钟后,清蒸大闸蟹就上桌了。蟹被蒸得红通通的,蟹黄很多,溢出了蟹壳。剥开蟹壳,闻起来有一点微臭味。结账时,唐姓老板说,吃宵夜时客人点大闸蟹下酒的比较多,目前一天能卖二三十斤。

死蟹流进市场骗街坊

唐姓小贩每天是骑着单车到黄沙市场收死蟹的,每天收购量约二三十公斤。

15日,借来了一辆单车,跟着从市场收购完死蟹的唐。约10分钟后,唐进入荔湾区华林街道宝和正中约,摆开个海鲜地摊,自己卖死蟹。

下午4点多,前来买菜的街坊来来往往,唐小贩的摊前也不乏问价者。精明的唐总是将几只还能动的蟹盖在其他死蟹的上面。他将这些蟹分三档定价,每市价分别卖27元、18元和16元。而这些大闸蟹都是他从黄沙市场里以2元/斤收购回来的,还有一些死蟹是从市场过道捡来的。

江边卖烂死蟹“成行成市”

还发现,在每天下午4点左右,在黄沙市场旁边的江边,小贩们就会贩卖从黄沙市场里捡来的死蟹、虾、鱼、贝类。在这里售卖的死蟹是差的货色,也就是死去多时的、被黄沙市场里的蟹档老板们扔在过道里的死品。

“卖蟹,卖蟹,大闸蟹。”一位老妇人不停地吆喝着。在她的地摊上,十只左右的大闸蟹都已经烂得发黑,臭味招来了不少苍蝇盘旋。只要出6块钱,就可以将老妇人所有的货提回家。

驻足观望了十几分钟,就有四位行人买了小贩的大闸蟹,他们花一两块钱买两三只已经发臭的死大闸蟹,浑然不知吃死蟹可能导致身体不适。

“这样的蟹还能吃吗?”问一位小贩。

“吃得,吃得,是大闸蟹。”小贩毫不在乎。

“蟹都死了怎么吃得?”

“死了怎么吃不得?”小贩们吆喝得更起劲了。

手记

急需建立死品回收机制

从9月底开始,本报就开始跟踪采访大闸蟹进入广州后的“市道”,从微量低质供应,到大量上市质量趋好,到冒牌货频现,到蟹市大旺死蟹大量进入食肆街市……

有毒死蟹的大量销售给了我们一个警示,即使是型的水产品市场,目前也没有建立死品回收机制。当死品被贩卖、并可能危及市民健康时,这样的机制显得尤其重要。

在黄沙市场,死蟹、死鱼、死贝类、死虾随处可见。档口老板懂得要将死品挑拣出来,单独存放处理。但他们任由小贩将死品低价收购走,流入更接近市民的区域。市场虽有大量的保安人员维持秩序,但却没人去管死去的虾蟹。

去年国内出现禽流感疫情,触动了广州的家禽市场管理机制,当时广州各大型三鸟市场普遍建立和执行了死禽回收机制。尽管在目前看来,死蟹还不如禽流感那么可怕,但这种会影响市民健康的死虾死蟹,依然值得有关部门注意,死品回收机制也应该在水产品市场建立。

选蟹要“五看”:

一看蟹壳。凡壳背呈黑绿色,带有亮光的蟹,都是肉厚壮实的;壳背呈黄色的蟹,大多较瘦弱。

二看肚脐。肚脐凸出来的,一般都膏肥脂满;凹进去的,大多膘体不足。

三看螯足。凡螯足上绒毛丛生,都螯足老健;螯足无绒毛的,则体软无力。

四看活力。将螃蟹翻转身来,腹部朝天,能迅速用螫足弹转翻回的,活力强,可保存;不能翻回的,活力差,存放的时间不能长。

五看雄雌。农历八、九月里挑雌蟹,九月过后选雄蟹,因为雌雄螃蟹分别在这两个时候性腺成熟,滋味营养。

链接

南京查出死蟹黄包

大闸蟹当造季节,南京市一些食肆老板近日专用死蟹黄做包点馅料、蟹黄肉丸出售。

据报道,南京惠民桥市场附近,每天有专人以每公斤10元的价钱收购死蟹,各摊点每天私卖的死蟹约250公斤。无牌工场或个别蟹铺将死蟹煮熟,刮出蟹黄、蟹肉,加入水等材料以每公斤96元的价格出售,每公斤净赚60元,一般3公斤死蟹可制成1公斤成品。

10月9日下午,当地卫生监督执法人员对死蟹黄加工场进行查封,从冰柜内搜到六十多盒加工完成的死蟹黄,共三十多公斤,其中有几盒蟹黄已经发霉。

策划统筹:新快报林靖峻保罗 专题执行:新快报陈志杰杨英杰实习生段明黄艳霞 专题摄影:新快报夏世炎杨英杰陈志杰

原油期货怎么开户
回收服务器硬盘
工程洗车槽报价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