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教育

聚焦前三季度我国经济运行数据我的钢铁

2018-11-03 01:11:07

聚焦前三季度我国经济运行数据我的钢铁

多数专家认为固定资产投资仍将是调控重点 刚刚出炉的统计数据显示,今年前三季度,我国GDP增长10.7%,增幅比上半年的10.9%回落0.2个百分点,宏观调控正在取得成效。但接受采访的多数专家认为,宏观调控成效的基础尚需进一步巩固,固定资产投资仍然是下一步调控的重点。 我国经济在上半年呈加速增长势头。一季度经济增长率达到10.3%,当时国家统计局发言人指出,增速已处于“合理区间的上限”,央行采取了提高贷款基准利率和存款准备金率等措施加以调控。然而,经济列车继续提速,二季度增速达到11.3%。究其原因,主要是固定资产投资增幅创出三年来新高。 为遏制投资过快增长,此后国家多个部门又出台了一系列政策措施,宏观调控的“组合拳”轮番上阵: ———8月1日,国家发展改革委等五部委以特急形式联合下发《新开工项目清理工作指导意见》,要求各地用一个月时间对上半年列入统计范围的总投资一亿元及以上新开工项目逐项进行全面清理。 ———8月15日起,中国人民银行再次上调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19日起上调一年期存款、贷款基准利率0.27个百分点,遏制过剩的流动性对投资项目资金来源,提高投资资金的使用成本。 ———针对一些地方财政严重依赖房地产的“以地生财”现象,9月5日,《国务院关于加强土地调控有关问题的通知》正式出台,国家将统一制订并公布工业用地出让标准,“以租代征”等非法占地行为被禁止,投资过热的另一个源头也受到了严格控制。 应当看到,这些调控措施正在取得成效。以城镇固定资产投资为例,7月份增幅为27.4%,比6月份回落7个多百分点;8月份增幅为21.5%,比7月份回落5.9个百分点;9月份增长23.6%,增幅虽比8月份有所回升,但仍低于前9个月28.2%的增幅。 有专家指出,我国第四季度固定资产投资占全年的比重,一般在40%多一些,几乎年年如此,今年也不会例外。因为投资的量多、块头大,所以每年第四季度的投资增长都比较慢。这样看来,今年全年的投资增速仍有望继续有所回落。 但一些专家指出,今年前三季度,我国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增长27.3%,增幅仍比上年同期高1.2个百分点。其中,城镇固定资产投资增长28.2%,增幅也比上年同期高0.5个百分点。这样的投资数据,无论怎么看,仍处于高位。因此,目前决不能轻言投资调控已经到位。也许,需要再坚持一两年,调控才可能真正到位。 他们认为,过度依赖投资拉动增长,有可能出现投资回报递减,即投资的效率下降。目前已有数据表明我国投资效率过低。更值得注意的是,我国企业的投资主要靠银行信贷支持,而投资效率过低就意味着信贷回收的前景堪忧。如果这些投资不能收回,结果便是金融系统风险的积累。因此,投资效率过低的情况一旦长期持续,不仅会带来短期的金融风险,长远的问题将更加严重。 对于下一步的调控,专家们认为,首先要运用市场、法律及必要的行政手段,使仍在高位的投资增长率持续下降。由于投资增长得到了货币信贷的支持,要更加重视发挥货币政策对投资过快增长的抑制作用。如数量型的紧缩政策收缩过度的流动性;采取“小步多次”的升息策略,每次将基准存贷款利率提高0.25个百分点,抑制货币需求;加大公共市场操作力度,根据情况继续定向对商业银行发行票据;依据产业政策导向和市场形势变化,加强和完善对商业银行的“窗口指导”。同时,要严格土地管理,并继续以提高技术、节能、环境标准来提高市场准入门槛,抑制新开工项目增长。 国家统计局发言人解释 发电量增长为何与经济走势背离 前三季度,我国国内生产总值增速、工业生产增速都出现了回落,但发电量增速较快。统计数据显示,前三季度,我国发电量增长12.9%,大大高于上半年的12.0%。 国家统计局发言人李晓超认为,这种背离现象在实际生活中确实存在。原因主要包括两点:工业生产和电力生产不是一个完全对等的概念,电力生产不仅用于工业,还用于农业和服务业。他举例说,8月份,工业用电量比重比7月份回落了2.1个百分点,而农业和服务业用电量就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上升。 李晓超还用美国的例子来佐证。他说,美国不仅仅制造业和电力生产出现了方向不一致,而且GDP也是如此。 五大因素促成我国贸易顺差持续增长 前三季度,我国外贸顺差达到1098.5亿美元,突破了去年全年的1019亿美元,呈现出迅猛增长的势头。国家统计局发言人李晓超认为,受国内外各种因素的综合作用影响,未来我国保持贸易顺差的可能性还是比较大。 他说,进入2000年以后,我国一直保持贸易顺差,从去年开始,增加的幅度就比较大;今年以来,贸易顺差在扩大。出现这种结果主要有五大原因: 一是经济全球化的推动。 二是我国的供给能力比较强。目前,我国的生产能力已大大增强,且形成了较健全的产业链。更重要的是,形成这一生产能力的,正是国际上短缺的或者是不愿意经营的加工贸易,它占到我国出口比重的60%。 三是国际市场对我国生产的商品需求比较大。受整体经济发展水平的限制,劳动密集型仍是我国目前生产的基本特征,而与我国贸易量的欧盟、美国、日本等都是以技术含量较高的经济结构为特征,与我国经济有着较强的互补性,同时这三个地区和国家经济总量占世界大约75%左右,自然决定了国际市场对我国生产的商品和服务需求也比较大。 四是我国生产成本比较低,决定了我国产品在国际市场上有较强的竞争力。根据国际组织数据测算,目前我国制造业劳动力成本仅相当于发达国家的2%—3%,亚洲四小龙的5%—6%,亚洲四小虎的50%左右。 此外,近几年来世界经济增长比较快,世界经济总量很大,相应也放大了贸易顺差的量。 前三季度房地产投资仍增长较快 前三季度,我国房地产开发投资12902亿元,同比增长24.3%,增幅比上年同期加快2.1个百分点。 统计显示,今年以来,房地产开发投资仍保持较快增速。一季度,房地产开发投资2793亿元,同比增长20.2%;上半年,房地产开发投资7695亿元,增长24.2%。 同时,房价上涨势头趋缓。上半年,70个大中城市房屋销售价格同比上涨5.6%,涨幅回落3.3个百分点;前三季度,70个大中城市房屋销售价格同比上涨5.6%,涨幅回落2.4个百分点。 今年5月以来,国家出台了一系列的房地产调控措施,严把土地和信贷两个闸门。不久前,建设部等十部委对11个省(区、市)落实房地产调控政策情况进行了检查,认为房地产市场出现了一些积极变化,但少数城市住房价格上涨仍然过快,房地产市场秩序仍需进一步规范。 “三落一稳” 预示近期出台紧缩政策可能性变小 “三落一稳”———国家统计局发言人李晓超用短短四字高度概括了三季度宏观经济形势。 分析人士认为,这一判断意味着近期不大会继续出台紧缩的调控政策,有关部门将继续观察经济走势,并以此来决定下一步的调控措施。 今年一季度,我国经济增长率为10.3%,当时相关官员指出经济增长率处于“潜在区间的上限”;上半年,这一增长率上升为10.9%,国务院为此提出“防止经济增长由偏快转为过热”,连续出台提高存款准备金率、加息、逐项清理亿元以上新开工项目等一系列宏观调控政策。这些措施使得前三季度的增长率回落到了10.7%。在国内生产总值增速高位回落的同时,工业生产增速回落,固定资产投资增速也已连续三个月逐月下降,货币信贷增速则高位趋稳。 分析人士认为,上述现象表明宏观调控已经取得初步成效,近期继续出台紧缩性措施的可能在减小。 相关人士也提醒,目前的调控成效是初步的,基础尚需进一步巩固,经济运行中存在的问题仍没有根本解决。“投资增长过快、货币信贷投放过多、外贸顺差过大”是当前宏观经济中的三个主要问题,虽然前两个问题得到初步控制,但“顺差过大”的难题还是没有得到改善的迹象。过大的顺差将会在国内形成货币供给趋向增加的压力,诱导投资的增加,同时对外也会产生人民币升值的压力。 另外,投资增速在逐月下降,除了调控措施见效的原因外,多多少少存在地方政府低报数据的可能。 此外,投资过快增长的深层次原因是体制上的,也就是目前所奉行的低成本要素投入的投资驱动型发展战略。管住项目、管住信贷、管住土地、管住环保、管住能耗“五管齐下”的调控措施并没有触及深层次的原因。如果只是重调控而轻改革,难免将来投资会再次出现反弹,从而使宏观经济屡次在“投资过热”同一“绊脚石”上摔倒。只有从体制上改变低成本要素投入的投资驱动型发展战略,才能使宏观经济长期保持平稳较快发展态势。(中国证券报)

玻璃钢一体化污水处理设备
起重机遥控器
套线机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